2018年教师节退休华文老师千人宴
彭俊豪会长
致欢迎词

 

大家下午好!教师节快乐!
 
首先,我谨代表全体理事,向杨莉明部长、徐芳达高级政务部长,致以万二分的谢意,感谢你们在繁忙的政务里,拨出宝贵的时间,出席今天的教师节午宴。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向两位部长表示谢意。其次,我也要代表理事,向在座的教育界前辈,致以崇高的敬意。虽然前辈们已经退休,但依然如此充满热忱,出席今天的活动。
 
两年一度的千人宴,是华文教育学会为了发扬尊师重道的精神,表达对退休华校校长、华文老师的敬重,感谢他们一生为华文教育付出而举行的,而且特别选在9月1日教师节举行。自2012年开始,迄今是第四次,可说已经成为了华文教育工作者和前辈期盼的两年一度的大团圆。
 
在这里,我要特别提起在座几位高龄且德高望重的教育界前辈:第一位是陈启佑先生,今年88岁,曾担任教育部的提学司;第二位是吴适先生,曾担任公立培华学校武吉知马(现为培华长老会小学)的校长,今年94岁;他们虽然已到了鲐背之年,仍然老当益壮,出席这个意义深长的午宴。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向他们表示敬意。
 
今天,对我个人来说,也意义非凡,因为出席午宴的老师当中,就有我的小学、中学和初级学院的华文老师。没有他们的启蒙、细心栽培和启发,并且给予我母语、中华文学与文化的养分,我也不可能负笈北大修读中国语言文学系,也不可能成为一位华文老师,继承他们传承语言、文化与价值观的使命。很荣幸今天能在这里向我的老师们致敬与致谢。谢谢你们,我的老师!
 
我也很高兴,两位对我人生影响很大的校长,今天也在场。他们是我小学菩提学校的校长 – 符书銮校长,以及我中学华侨中学的校长 – 杜辉生校长。两位校长在我求学时期,就不断给予我鼓励和栽培,在我教育工作的生涯中,也不断给予我指导和支持。今天,我有幸回母校华侨中学当校长,也有幸服务和领导华文教育学会,多少算是继承我两位校长的工作,心中总是带着一份由衷的感恩之情。在此,也想向杜辉生校长和符书銮校长致以真挚的敬意。谢谢校长!
 
谈到校长,不禁想起今年初,两位我们非常敬重的前辈离开了我们:一位是道南学校前校长陈毓灵先生,陈校长是我会的信托人之一,也曾任我会副会长。另一位则是中正分校前校长庄为琅女士。他们的逝世,令我们感到惋惜和难过,而他们对教育、对领导学校的热忱和奉献精神,尤其是带领传统华校成功转型和适应新时代的一股坚韧不拔的精神,将永远鼓舞着往后的每一代教育工作者。
 
作为华文教育学会新一届的理事,我们很高兴看到新生力军的加入,理事成员的背景也更加多元化,横跨小学、中学和大学,甚至包括学校领域以外,如华文教研中心的特教,以及媒体和文创工作者。这是令人鼓舞、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推动母语教育,不只能单靠学校或教育部,还需要调动和集合各方面的资源和力量,营造一个有利的母语生态(ecosystem)。
 
华文教育学会有责任好好传承先辈的精神,继往开来,在我国推行双语政策和公民与品德教育的背景下,适应迅速发展的21世纪新的教育环境,不断自我更新,重新找到定位,发挥自己的角色。在此基础上,理事会把我会的宗旨和重点任务锁定在四个方面,分别为:1.传承华族文化;2.优化华文教学;3.推广品格教育;4.提升个人素养。我们过去两年举办和支持的活动,包括研讨会、论坛、课程、教学资源和出版物等,也涵盖在这四个范畴内,这里就不一一赘述。接下来,我们将继续与教育部、大专学府、学校、教研机构和社团组织携手合作,也欢迎更多的合作伙伴,共同推动富有意义的活动,为母语教育尽一份力。
 
在传承历史文化方面,我们也很高兴,能与南洋理工大学孔子学院院长梁秉赋教授合作,出版《新加坡华校联合会史纲》,我们也以此献给所有为华文教育奉献的前辈,所以今天在座的每一位,都赠送了一本,它就在你们的礼包里。这本由梁教授撰写的《史纲》,是一份珍贵的史料,不仅记载华校联合会,也就是华文教育学会的前身,成立的过程和首十年的活动与发展,更是一部有关新加坡二战后教育发展,尤其是华文教育方面的重要历史研究。
 
可以说,这部著作最大的意义是,它让我们看到了先辈如何通过身体力行,体现出华校传统的精神面貌,我把它概括为三个方面:
 
首先,是 “大我”和互助精神
本会是由25所华校的校长发起、组织的,他们当中有中学,也有小学,有会馆承办的学校,也有教会学校。大家不分彼此,互相扶持,一起克服困难,发挥了“大我”和互助精神。这种精神是华校传统宝贵的价值观。无论是过去或现在,学生在这样的一种氛围中成长,必定也会重视“团队精神”,学会先照顾好整个团体的利益,而非个人的利益,在国民教育的层面上,也必定能培养出“先有国、后有家”的价值观。
 
第二,是“自力更生”
处在物资匮乏、百废待兴的年代,校联会积极集合民间的力量和资源,扶持各校把教育工作办好,这是非常不容易的。但理事们众志成城,即便是校长,也身体力行,亲力亲为领导组织各项活动,不仅惠及教师,也丰富了学生的学习体验。
今天,学校所获得教育部的拨款和资源充裕,无需为资金短缺而发愁,但先辈这一股自力更生的精神,还是值得我们敬佩与反思,尤其是学校如何结合各自优势,更主动地共享资源,惠及更多学生,并促进学校之间的交流与教学相长。
 
第三,是“饮水思源”、勇于承担
当年各校的校领导和教职员,即便是在繁重的校务和教学之余,仍积极参与社区服务与教育普及的工作,包括筹办和开设成人教育班,而且不仅是以华文授课,还包括英文成人班。
这与“取诸社会、用诸社会”的信念不无关系,也正是“饮水思源”、勇于承担社会责任的最佳写照。如今,作为教育工作者,当我们教导学生要回馈社会,自己是否也象这些教育先贤一样身体力行?在教导品德教育与公民意识方面,是否能通过身教感染下一代?
 
如今,70年过去了,新加坡教育在独立后的发展可说是历经了重大的变革,无论是学生的学习体验、教师的福利和待遇,都不可同日而语。传统华校也经历了体制改革,有些成为了特选学校。但所谓“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重要的是,如何在新的时代里,将我们过去的历史,提炼出宝贵的经验,以及将华校的精神面貌,转化为重要的文化资产,契合时代的要求,加以思考、融会贯通。明年,适逢新加坡开埠两百年,我们先贤的事迹,确实值得我们挖掘和反思,因此希望这本书的出版,能够为丰富新加坡历史以及传承新加坡教育先贤的精神与价值观尽一份力,也让后人有所启迪。
 
最后,让我代表理事会祝愿大家身体健康,一切顺心如意。谢谢各位!

Visitors

Today 10

Week 10

Month 332

All 18633

Currently are 20 guests and no members online

Kubik-Rubik Joomla! Extensions